当前位置:澳门金沙4439 > 科技专栏 > 楝子树——爷爷的瞭望镜

楝子树——爷爷的瞭望镜

文章作者:科技专栏 上传时间:2019-02-02

  在平坦开阔的田地里,在随风翻滚的麦浪中,笔直地立着一棵楝子树,在我心中,它是一棵会说话的树,在树冠的荫蔽下有一座矮矮的坟墓,这棵树就是从坟墓里破土而出的。

  这座坟墓里安睡着的是我亲爱的爷爷。我经常通过这棵树和我亲爱的爷爷对话。如果你能体会那种生死相隔却又血脉相连的感觉,你就能明了,当我背着游子的行囊从百里之外喧嚣的城市风尘仆仆地赶来时,看到这棵树每一条新长的枝桠时,我内心是怎样震颤。我担心它的枝叶会经受不住风雨的洗礼而摧折,我担心这棵树像村子里的老人一样垂垂老去。

  爷爷年轻时在新疆当过兵,在宁夏当过3年工人。我想爷爷心中应该总是藏着一个远方。1999年,春暖花开时,我正上小学四年级,爷爷去了东北敦化,那里有一个砖窑厂,厂主是我的亲戚。布谷鸟鸣叫着带来收获的讯息,麦子熟透了,忙着麦收的家人却收到来自东北的噩耗,无异于晴天霹雳,小学四年级的我第一次体会到了人生的变幻无常。爷爷的3个儿子都面容憔悴。姑姑告诉我不要哭,她本人却茶饭不思精神恍惚。

  我以为爷爷是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。梦中的情景是那样真实,在一个漆黑的夜晚,屋里点着蜡烛,爷爷推门而入,裹挟着一阵寒风。他卸下装满麦粒的包裹,依旧像一位军人一样坐在他常坐的地方,只不过他的语气不像往常那样抑扬顿挫,而是轻描淡写地说:“你们都以为我死了,其实我没有死。我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一伙土匪,所以回家耽搁了。”

  爷爷的坟上长出一棵楝子树,在它还是小树苗时,我听大人们谈论这件稀奇的事情,遵从“祖林不砍伐”之说,大人们决定让这棵树自由自在地生长。每当清风送来阵阵楝子花香时,我依稀听到爷爷的絮语:“楝子,恋子!”

  在我眼里,这棵树早已超脱了它的现实存在。我总觉得,那是爷爷从地底伸出的瞭望镜,依旧安之若素地注视着村庄。

转载请注明来源:楝子树——爷爷的瞭望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