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澳门金沙4439 > 互联网 > 经典·器物 镶金兽首玛瑙杯、鎏金竹节铜熏炉、

经典·器物 镶金兽首玛瑙杯、鎏金竹节铜熏炉、

文章作者:互联网 上传时间:2019-05-30

  原标题:经典·器物 镶金兽首玛瑙杯、鎏金竹节铜熏炉、舞马衔杯纹银壶……一起来看丝绸之路上的国家宝藏

  从长安到罗马,两个文明古国因丝绸之路首尾相连,开辟了世界文明史上一条充满东方神韵的伟大道路。

  政治、经济、社会、文化多重因素赋予了这条古老道路以丰富、博大的文化内涵。这条道路的开启碰撞出了东西文化交融的绚丽火花,至今仍吸引着我们深入挖掘、探索和赋新。

  位于陕西省西安市的陕西省历史博物馆(以下简称“陕博”),馆藏文物三十七万余件,徜徉其中,仿若沧海拾贝。走进陕博,那些沐浴过丝路的风沙烟尘,有着浓浓西域风情的奇珍异宝着实令人叹为观止。

  探寻国宝、感悟丝路,千年的丝路风情从未远去。丝绸之路不仅仅是横贯东西的绵长商路,更是一条历史与文明的动脉。当年的驼铃已无处寻觅,蹄印和车辙亦随风而逝,留下的是数不尽的、有形无形的文化和精神宝藏,给后人以无限广阔的想象和探索空间。

  “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”,这是唐代诗人王翰《凉州词》中的名句,每读至此,都会对那晶莹剔透的“夜光杯”产生无限遐想。

  无独有偶,陕博的镇馆之宝中正有这样一只酒杯——镶金兽首玛瑙杯。虽然此杯是否出自唐人之手仍有争论,但在“万国来朝”的大唐,胡风雄劲,兽角、玛瑙等材质的器物无论是出自本土还是外域,确实都无法排除外来文化的影响。

  镶金兽首玛瑙杯主要由玛瑙制成,玛瑙自古象征华贵与高雅,而镶金更是“点睛”之笔,彰显主人尊贵的身份。细细观之,此杯运用了“随物赋形”的手法,依玛瑙的天然纹理,雕琢出纤维毕现的兽角、乌黑亮灼的双眼,口鼻则以赤金镶嵌,杯身如弓,杯形如号。若以此杯盛美酒,定能“一杯琼浆,醉卧千年”。

  彩云易散琉璃脆,唯有金银自古同。金银细软在漫长的历史文明进程中,始终是“硬通货”。

  金银用度对于皇家而言,绝非民间金银元宝、金银首饰那样简单,而是融入到宫廷生活的各个细节中。

  源自西汉的鎏金鋈银竹节铜熏炉,通体金银,可谓气派通神。炉体盖如博山,又似仙桃,长柄状如竹节,底座圈足底盘透雕两条蟠龙,均以头承托盘腹。

  盘腹下部有十组三角形,内雕饰蟠龙纹,龙首回顾,龙身从波涛中腾出,线条流畅,造型奇妙。内有铭文印证,此物原为未央宫之物,后来被赏赐给汉武帝之姐平阳公主及其夫大将军卫青。

  舞马衔杯纹银壶的造型依照我国北方游牧民族皮囊的形状制作,壶身呈扁圆形,一端开有竖筒状的小口,上面置有覆莲瓣式的壶盖,壶顶用银链和弓形的壶柄相连,既便于外出骑猎携带,又适合日常生活使用,其中巧思表现了唐代工匠的匠心独运。

  银壶的两侧采用凸纹工艺各塑造出一匹奋首鼓尾骏马,俏皮可人。看着这只精巧的银壶,不难想见当年满酒以壶,纵马畅饮的开怀痛快。

  驼铃声声,西路迢迢。提到古丝绸之路,人们最先想到的便是大漠商队那清脆的驼铃声。

  陕博的三彩载乐驼俑记录的便是那样一个场景。唐三彩以黄、绿、白为主色,低温釉彩绝佳地表现出盛唐的风貌,骆驼造型的三彩俑,以静态的器物展示动态的歌舞,演绎出动静结合之美。

  骆驼引颈而歌,驼峰上平置纹格方毯,七位男性环坐平台四周,分别执笛、箜篌、琵琶、笙、箫、拍板、排箫七种乐器,一位女子在中间载歌载舞,充满异域风情,曼妙无比。

  “一言九鼎”“三足鼎立”,这些家喻户晓的中国成语中蕴藏着的是悠远而沧桑的“鼎”文化。

  鼎在中华文化中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。“朝临散氏盘,夜临毛公鼎”,商周开启的青铜时代,源于穆穆周礼的大兴其道,惟其重礼而礼器中兴。

  作为礼器的鼎、作为酒器的尊、作为食器的镬,见证并记录了那段厚重庄严的历史。陕博收藏的旟鼎、五祀卫鼎、多友鼎,三件宝鼎分别铸造于西周早、中、晚三个时期。

  无论是青铜铭文和图样纹饰那刀刻斧凿般的力度,还是变形兽体纹那肃穆庄重的形式美感,都在以一种令人惊叹的方式记录着那段鲜为人知又独步千古的故事。

转载请注明来源:经典·器物 镶金兽首玛瑙杯、鎏金竹节铜熏炉、